第110章 建设会战
书名:半生如云 作者:风之曳 本章字数:3411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30 10:30:03

建设街要敷设一条中压管道,成立了会战小组,由丁风启任组长,由义生副组长。

小组成员,经济科的曲凤艳和唐小彤,安保科的胡兆安和果书音,计划科的张林华和周莹,质检科孟凡堂、伊人和王凤杰,会战小组在建设街旁边的小街道上,租了一个小宾馆,做指挥部办公用。这样,每个科留只了一个人,在大楼办公,算是看家的。

“我们屋张朝军还不高兴了呢?”伊人溜达进了周莹办公室。

“张朝军,他就是心里没数?”

周莹撇着嘴,丁风启不喜欢你,你不知道呀,还往跟前凑。

“就是,他是做内勤的,平时上工地干活,他嫌累,身体不好,会战,他还想去凑热闹。”

伊人不满,为照顾你有病,让你做内勤,我一个女的跑工地,去验收。听到会战,丁风启带着大伙去,就想着有好处,还不高兴了。

“做不做内勤,丁处长愿意带他去呀?”

伊人想,张朝军整天嘚不嘚的,这是什么时候,得罪丁风启的呀?

“我上趟卫生间。”

周莹往外走,伊人也跟了出去,两个人一块进了卫生间。

“丁处长要让他下区处,可各区处没人要他,说是他们报销不了张朝军一年昂贵的医药费。”

张朝军长期要看病吃饭,医药费花不少,各管理处是有经费限制的,当然人家不愿意要个药篓子了。

第二天,伊人找到小宾馆时,人员济济,还有下到南东的李会松,正跟坐在床上的丁风启聊着什么。

宾馆一楼有食堂,当然还有卫生间,办公室的是一处大的房间,一进屋,就是一床东北大坑。

“老由,我们干点啥呢?”

由义生看了丁风启一眼,还没到中午,在这个山高皇帝远的地方,也没有什么劳动纪律问题了。

果书音说,“我去前台问一问,有没有扑克,丁处长,我们打扑克吧?”

“我去。”李会松跟着果书音上前台了。

伊人进来,就溜边,站在门口边上,即凉快,又清静。

扑克拿来了,丁风启看着果书音洗牌,“老由,我们打剩张吧,谁剩得多,谁就输。”

伊人也没听说过剩张这种打法,也就丁风启这种从来不玩扑克的人,会打这种玩意。

“伊人,周莹,你们也过来。”由义生招呼道。

“我不会打这种。”伊人犹豫着。

“我也没打过。”

周莹似乎是一个恳学的人,她不会扑克游戏,三打一,对主,她都不会,她从不参加大伙的中午娱乐。

“不会?有啥会不会的,打娘娘你会吧?你就出牌呗,剩下多的,就是娘娘。”唐小彤从果书音手里接过扑克,分成两叠,“抓牌。”

两副扑克牌混在一起,张林华,曲凤艳,滕丽娟都凑了过来,有站有坐,围着丁风启开始打剩张。

伊人拿着手中几张牌,她总是剩得多,总惦记得全出去,结果,连大牌也剩下了。

“不会出牌!有牌就出,小崽子剩下,就剩下呗。”丁风启坐在床上,扭了一下屁股。

“伊姐就是这种会过日子的人,什么都拢着。”唐小彤接茬。

丁风启低下头去,“洗牌,快洗牌。”

中午,全体就在食堂吃,四菜一汤,真不错,不用担心午餐了。

“老由,不错吧,吃过饭,还可以在屋里倒一会儿。”

由义生有点木纳,没有答话,掏出烟来,点上火,抽了起来。

伊人窃笑,由义生还惦记着打小麻将呢,虽然在宾馆里,可以打扑克。可是,不能打麻将,那可过分了,毕竟是来工作的,不能让宾馆人知道。

吃过饭,伊人就和周莹走出宾馆,两个人沿着小路往南东中心商业街走去。

“阿莹,会战挺好的,中午吃完饭,逛一逛街,就当消化食了。”伊人吸了口气,美美地说。

“就是星期天还得加班。”

“我喜欢加班,这样,星期六就可以不回婆家了,星期天晚上也混个现成的,哈哈。”

“真羡慕你,终于不跟婆婆住在一起,自由自在的了。”

“阿莹,你找对象,一定要找有房子的。当初,我呀,也是太年轻了。当时,王丽琪对我宣扬过,我还觉得她无情,觉得把婆家的人当成娘家的人,一切都解决了,哎,真是幼稚。”

“现在,谁跟婆婆住呀,你们那时有,我们现在可谁也不跟婆婆住,事多。”

周莹是七十年代出生的,跟伊人不是一个时代,伊人很羡慕新一代人的生活方式。

“没条件也要创造条件!关雪梅的对象家也没房子,这不,婆家就贷款买了房子,你们真比我们强。”

“强?能强到哪儿去,我也是害怕将来找个没房子的......”

“还有,也不要找老王他们家这样的,老传统!过个星期天都不让你消停,好像和家欢乐似的,结果怎么样,我大姑姐还差点离了。”

“山东人就是老旧,我家也是山东人,嘻嘻。”

“哎,阿莹,你在大学没谈过对象吗?”

“也不算谈过,毕业前带我们的老师,我对他挺有感觉的,他还带着我去吃冰激凌呢。”

“哟,又是老师,你们建筑学院的老师不克守师道尊严呀!原来我们科的夏冬昱,他丈夫就是她老师。”

“夏冬昱,我知道,他们是去日本了吧?”

“是,在我们科呆了几个月,就走了,去日本了。哎,你们俩怎么没成呀?”

“他已经结婚了。”

伊人语塞,她马上转移了话题,“哎,好像唐小彤她们在后面呢。”

“别理她,我特别讨厌她。”

“宁得罪君子一千,不得罪小人一个。我在工程处这些年,尽量少惹她,唐小彤这种人,什么事到她嘴里,准没好事。”

“你怕她,她能怎么样?”

“上回吃西瓜,命令我收西瓜皮,我没收。她翻脸了,说以后不买西瓜了。这不,大热天的,你吃到西瓜了吗?”

“经济科的钱,不是在史玉清手里吗?买不买,她能说了算?”

“不知道,反正,至此之后,没有西瓜吃了,嘻嘻。”

“曲科长为什么让唐小彤来了,她不知道,丁处长不喜欢唐小彤呀?”

“我看,曲科长也不一定喜欢史玉清,再说,史玉清要结婚了,正好忙活忙活。

“史玉清啥时候结呀?”

“快了,下下个星期天。”

“伊姐,你随多少呀?”

“我随一百吧,因为去年,小史给我妹妹介绍过对象,大冬天,跑前跑后的,我得多随点。”

“小史,她还给你妹妹介绍过对象?”

“你没来的时候,她经常来找我,我们算处得不错。”

“嘿嘿,伊姐,你算是惠,跟谁都行。”

“底层阶级,对谁都没危险,所以,混个好人员,嘻嘻。”

伊人想,就那么一回事吧,都挺有本事的,就我,整天辛苦上工地。要不是会战,这活又是我的了。

丁风启领着工程处的人,到工地转了转,刚开始干活,刺耳的割道声,似乎空气中都弥漫着燥热。

每天早晨,如果丁风启高兴,就聚在一块打打扑克;如果丁风启不在,大家就像没头苍蝇一样,有在宾馆歇着,有溜走的,只有由义生经常跑到工地,看进展情况。

“伊姐,咱俩上南东啊?”周莹无聊地说。

“我们先到工地看一看,没事,就直接溜之。”

“看啥看,由处长不是去了吗,我们就直接走吧?”

“不好吧?领导去工地看着,我们溜走?”

孟凡堂走了进来,伊人打着招呼,“科长,由处长上工地了。”

“啊,老丁没来?”孟凡堂探着脑袋往屋里瞅。

“现在还没来。”

“你要出去呀?”

“啊,想出去溜达溜达。”

“你们去吧,我去工地看看,找找老由。”

伊人和周莹,两个人坐车去了南东商业中心,在松江百货大楼,周莹看上了一件内衣。

“啊,伊姐,你看,台湾进来的,真好看。”

那是件乳白色内衣,优雅地躺在纸盒里,大V字领的蕾丝边,全身镂空针织暗花,非常漂亮。

伊人和周莹都注意到了标签,64块,两个人都有些傻眼,这么贵呀,一件内衣?

“帮我拿一件,我能穿的码。”

伊人想,马上秋季了,这件衣服可以套在西服里边穿,再带个项链,既性感,又庄重。

“这个是内衣呀,怎么穿呀,露脖子......”周莹疑惑地望着伊人。

“能穿,套在里面呗,现在,不是时兴内衣外穿吗?”

“64块,太贵了。”

“你一个月二百多,一个吃饱,全家不饿,还舍不得,能买几回这么贵的衣服呀?”

“就是,我们只进了两件,再不买,就没有了。”营业员怂恿着,还故意整理了一下橱窗里的衣服。

伊人将交过钱的票,递给了营业员,然后,拿起柜台上的衣裳盒,顺手递给了周莹。

周莹深情地望了望柜台里的另一件内衣,拿着伊人的衣裳盒,默默地离开了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