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03章 演戏
书名:暗恋成殇:顾先生,晚上见 作者:辣豆豆 本章字数:2249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9 14:08:22

“麻麻,电话……”顾月坐在床上,手里抱着顾宜的手机,巴巴的往她面前递。

顾宜接过来看了一眼,上面的备注是喻帆,伸手对着顾月做了个噤声的手势,看顾月两只小手捂住了嘴,顾宜这才点了接听。

电话那头,喻帆声音一如既往的和煦:“今天怎么样?有没有好好吃饭?”

顾宜嘴角牵强的笑笑,摸了摸自己肚子上的游泳圈,违心的应和:“吃了,当然吃了。”

因为心虚,顾宜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开始杜纂自己今天吃的早餐种类,念了足足两分钟,她才反应过来,差点给刚刚脑子进水的自己一巴掌。

她搁这儿表演报菜名呢?

一时更加心虚,顾宜再也编不下去了,甚至已经做好了坦白的准备。

但奇怪的是,喻帆像是丝毫没察觉到不对,并没有追问,听她停了下来,这才开口,语气歉疚:“抱歉,原本答应陪你到出院的,是我食言了。”

顾宜一颗提着的心这才松懈下来,拍着胸脯,一边的顾月朝她做了个鬼脸。

“没事,我不是小孩子了。”顾宜一边嗔了顾月一眼,一边开口。

她这么大度,倒是让喻帆越发的怜惜了三分,站在窗边,喻帆语气更加柔和:“我保证,这是最后一次食言,”他说完,抬了手腕,看了一眼腕表:“待会忙完,我会抽时间过去。”

顾宜身子微僵,整个人都不好了,过来?这会儿过来不是一切都露馅了?

不行!绝对不行!

挣扎着开口,顾宜语气更是体贴从容:“不用,我这两天就出院了,你继续忙你的就好。”

察觉到喻帆还想再说什么,顾宜咬了咬牙,赶在他之前,先发制人,一叉腰,语气兴师问罪。

“喻帆!你把我当什么人?”

她这句话着实把喻帆给整懵了,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,笑了笑,语气无奈宠溺:“顾小姐是喻先生的未婚妻,我自然是把你当以后的伴侣看待。”

顾宜满意的点点头,语气更加咄咄逼人:“那你既然把我当日后的喻太太看待,就该知道,我这人识大体,才不是外面那些小家子气的女人,我顾宜的格局,从来都配得上你喻帆!”

她深吸一口气,语气带了几分凶狠:“我说不用你陪就不用你陪,别再给我磨磨唧唧的,专心处理公务,照顾好自己,懂?”

她这话说的斩钉截铁,倒是让喻帆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
格局两个字都出来了……

还真是像一只张牙舞爪的猫,真想给抱回家养着。

喻帆索性也不再跟她反着来,顺着她的话头往下交代:“要是有哪里不舒服,一定要给我打电话,别自己一个人憋着。”

他说完,像是又想到了什么,眸色漆黑,语气压低,暗藏了三分危险:“更不准越过我找别人。”

要是再让他撞见她和顾祈晟在一块,他可不知道自己会做出来什么事。

顾宜听他这话似乎意有所指,可想要再仔细揣摩,他话里的戾气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,她也就没多想,只以为是自己的错觉。

嗯嗯哦哦的应付着,时间一长,喻帆也体会到顾宜的心不在焉,摇了摇头,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,只好歇了话头:“行了,我就不当老妈子了,今天就到……”

一听他要开始总结陈词,顾宜这会儿来了精神,应付的更加起劲,手已经准备好挂电话。

这时候,多通一秒钟的电话,就多一分被暴露的危险,要是让喻帆发现月月在她这儿,她,孙凝,月月,三个人都吃不了兜着走。

“阿嚏!”

旁边忽然一道喷嚏声,把顾宜给吓了一激灵,看向声源地。

顾月正双手捂着嘴,一双跟她如出一辙的杏仁眼此时瞪得大大的,眼里满是不知所措,瞧着无辜极了。

顾宜简直是恨铁不成钢,好家伙,这祖宗什么时候打喷嚏不好?偏偏要在临门一脚,革命快要成功的时候来这么一下子,给她都整不会了。

顾月大概也意识到自己可能闯了祸,手紧紧的捂着脸,大气都不敢出。

事已至此,顾宜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,手机收音不好,或者喻帆耳背。

虽然她自己心里清楚,这种可能性不到百分之一。

果不其然,三秒钟之后,喻帆低低的嗓音响了起来,温和平静:“你房里还有其他人?”

顾宜咬了咬牙,硬着头皮撒谎,干笑着试图敷衍过去:“就我一个人,你听错了吧?”

喻帆捏着手机的手越发紧了些,她在撒谎,刚才的声音绝对不是他的错觉。

听着不像是男人的声音。

他本来只是随口一问,可她这么一敷衍,倒是激起了她的疑心。

要是跟顾祈晟没有关系,她为什么要瞒着他?顾祈晟不是早就出了院?难道他又阴魂不散的回去了?

“你知道的,我最不喜欢别人骗我。”

听出喻帆话里的威胁和不虞,顾宜心里一激灵,顿时明白,今天要是解释不清楚,今儿这关她是过不去了。

正面面相觑,头疼该怎么办,要不要坦白时,旁边的顾月眨了眨眼,忽然捏细了嗓子,唱了一段童谣。

“小朋友,爱卫生,邋里邋遢疾病生,阿嚏阿嚏停不住……”

她绘声绘色的唱着,还真有朗诵腔的味。

顾宜很快反应过来,语气更是无辜:“什么撒谎?屋子里确实就我一个人啊,需要我打个视频给你吗?”

喻帆也听到了电话那头传来的孩子朗诵歌词的腔调,心里的疑虑顿时消了大半,只以为顾宜是在播放什么少儿节目。

察觉到她话里几分恼意,喻帆捏了捏眉心,对自己过敏的态度有些歉疚,再度道了歉。

顾宜又是一阵唱作俱佳的演戏,这才将事情给敷衍过去。

等挂了电话,后背都出了一身的冷汗。

顾月小心翼翼的开口:“麻麻,咱们被发现了吗?”

顾宜长出了一口气,再看顾月,一时哭笑不得,刮了刮她的鼻头:“我倒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学了这一身本事。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